兰州一辆急救车的一天一夜

2017-08-07 02:13

  甘AZF342急救车的一天一夜   灼热夏日,仍一路小跑;城市睡去,依旧枕戈待旦,因为生命时刻在流逝。与时间赛跑,拨亮生命灯芯。甘AZF342,是院前急救人员工作的主战场。转运途中医生对患者进行检查。   一个白天   故事一:兼职担架员   白班的第一个警情发生在8时58分。   调度员传来信息交警大厦西侧家属楼,82岁老人,心衰。   编号甘AZF342的急救车即刻出发。10分钟后,车上由医、护、驾组成的3人小分队出现在指定位置。家属楼有些年头了,没有安装电梯,没有专职的担架员,医生郭泽、护士王尚宏两人提起一米多长的担架床、20斤重的急救箱、氧气包一气飞奔到7楼。   初步判断后,两人为老人吸氧,打开通道,又用利尿药,减轻心脏负担。病人有高血压和冠心病史,本就不便移动,楼道中又堆放着经年杂物,更显逼仄。医护二人紧盯脚下,将担架高高架起,腾身转挪迅速而小心。   20分钟后,顺利交接。迎着阳光,他们白色制服被汗水湿透的地方正被慢慢晒干。   说不上警铃会何时响起,还是按老规矩办什么快吃什么。于是,午餐照例简单:凉面、一碟凉拌小菜。   故事二:空诊   吃罢饭,一行人折返向办公室甘肃省紧急医疗救援中心省人民医院站。大家不再说话,靠在床边,稍事片刻。   没多久,警铃响起,雁滩某医院患者要求转往省人民医院。   司机薛小军一脚油门,车子出院门向西北方绕进渭源路,下南河道,疾行在一条没有路牌的小巷中,巷口西侧正是目的地。一位面色苍白的女患者被接上急救车。21岁的她刚生完孩子50天,从上午开始腹痛,在雁滩这所医院入院检查未果后,希望转至专业科室。肚子软,应该是胃痉挛,没什么大问题。简单探查后,郭泽松了口气。一路给氧、心电监护,很快患者被安全护送到了医院。   17:05,任务又来。司机薛小军在车上拨通联系人的电话。喂,您好,120,现在病人什么情况?刚才老人昏倒,现在自己起来了,你们不用过来了。同时,调度中心也发来信息显示任务取消,这次出车无功而返。   回去的路上,120省人民医院站负责人刘钰说,这种情况其实很常见。每个月起码有10%的空诊。有的人干脆把120当成出租车,头疼脑热、拉肚子、流鼻血也打急救电话,还理直气壮地认为我是付了费的。其实,这些需求患者或家属都能自行解决,我们去了也发挥不了太大作用。更让人恼火的是,赶到现场,没人,打联系人电话,不接。可能很多人没想过,这个时候若有一位心脑血管疾病患者因为无车可用,在第一时间得不到救助,就会死亡。   18:30,白班工作结束。已经和记者熟识的几人笑着问:今天坐车累吗?其实,这不算忙。大伙说,夏季晚上接诊会更多。   于是我们约定:4天后,甘AZF342的轮值夜班,再见。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:[1]